主页 > O趣生活 >【专访】从黑熊妈妈到野放班导 「妹仔」让黄美秀集民间之力护黑 >
发表于2020-06-12
880次已读

【专访】从黑熊妈妈到野放班导 「妹仔」让黄美秀集民间之力护黑

【专访】从黑熊妈妈到野放班导 「妹仔」让黄美秀集民间之力护黑

(芋传媒记者赖品瑀报导)四月底回归山林的台湾黑熊「妹仔」在野放前的 9 个月,过的是什幺生活,当时的民众虽然好奇也关注,但为避免干扰小熊,大家能得知道的并不多,「野放特训班」的班导黄美秀马不停蹄完成《小熊回家》分享野放过程点滴,从中试图解读「南安小熊教我们的事」,近期新书发表与演讲。

「妹仔野放后这两个月,在偏远山区跑来跑去。」黄美秀无法透露太多,但追蹤资讯显示好消息。

【专访】从黑熊妈妈到野放班导 「妹仔」让黄美秀集民间之力护黑

南安小熊激发了台湾人的「爱指数」,因为「小孩不见」、「让牠回家找妈妈」的感同身受,人们更愿意珍惜、愿意付出,因为开始站在妹仔的立场想,而愿意倾听台湾黑熊的相关知识与处境,也开始有了「do something」的意愿与行动,例如参与集资、买书送给学童等,长期研究台湾黑熊的生态学者黄美秀感受到这个明确的转变。

黄美秀强调,台湾可以是一个为黑熊感到骄傲的「有熊国」,但黑熊也面临着非法狩猎、栖地破坏的危机,在政府每年能投注的生态保育经费有限下,台湾黑熊协会,将启动从民间发起的行动,目标是成为台湾的「WWF(世界自然基金会)」这个计画,有待民众的支持。

南安小熊野放9个月努力点滴 书上看得到

南安小熊是台湾史上首度送野生小熊回山林的案例。历经与母熊走失、遭游客干扰而状况不佳、展开抢救、养胖养壮再走到野放成功,花了 9 个月的时间。

黄美秀回顾,去年7月玛丽亚颱风前夕,游客发现小熊出现在国家公园周边的南安瀑布,当时通报牠「趴着不动」「上面有苍蝇」等状况,游客中心工作人员情急下连忙把牠带回照顾,在黄美秀检查牠健康大致无状况后,曾第一次野放,希望母熊可以回来带回牠。但却因为游客的干扰,母熊没有现身,小熊反而自己跑到马路上亮相,没有回到森林里。观察身型却渐渐明显缩水、开始不吃不动、失去活力,只好展开抢救行动。

【专访】从黑熊妈妈到野放班导 「妹仔」让黄美秀集民间之力护黑

当时小熊有贫血、寄生虫、营养不良、体重下降等状况,学界与政府机关展开目标野放的救援。

「因为牠是母熊、牠有生育的能力,野生族群需要牠。」在目标是野放的前提下,小熊必须在不能与人亲近、什幺食物都要学着吃的状况下成长。「牠不接客」小熊第一阶段在台中和平的特生中心低海拔试验站生活,当时即便是媒体採访,也必须提交企划,经林务局把关后才放行。而食物更向全国民众募集,包括野生菜果、有机无毒的作物,一共两百多种,黄美秀表示,这不但是训练小熊未来在野外觅食,也让研究者更了解台湾黑熊的食物。

当蜂窝、蚁窝、鸡、羊、猪等动物,也陆续成功猎捕,「植物都吃、动物能吃」小熊不但身型与毛髮都变得丰美,且经过多次健康检查后,小熊进入第二阶段的野放练习,要打坏牠渐渐开始亲人的状况,在森林区,开始找不认识的人,当牠想接近就必须狠心吓牠,假意要给牠香喷喷的烤香肠,但牠靠近时,却是反以胡椒喷剂驱赶牠,直到当研究人员只身在牠所在的树下煎培根并吃完,小熊都不为所动后,团队认为牠可以野放了。

【专访】从黑熊妈妈到野放班导 「妹仔」让黄美秀集民间之力护黑

黄美秀表示,除了训练小熊不亲人,更多了一项台湾独有的训练,就是让牠避开陷阱。黄美秀说,研究生涯遇过 34 只黑熊,有高达 17 只有断掌,断掌的黑熊在野外生存相当不利,这也是他坚持对狩猎陷阱必须有所限制、管制的原因。「我要想办法化解这个危机,我要想办法。这是我对自己的承诺与期许,只要我还在学术界的一天。」

「黑熊从数据里跑出来」行为研究的珍贵机会

「黑熊终于从数据里跑出来。」黄美秀表示,在野外,若是人熊相遇,黑熊必定立刻逃跑,因此研究生涯始终是追在黑熊的屁股后面收集,对于野生黑熊的行为所知甚少,但在妹仔準备野放的过程中,近距离观察了许多过去只能推论想像的。

「更有感于黑熊的厉害」「原来是这样」,除了观察到黑熊能吃 200 多种植物,黑熊吃鸡蛋时的手指有多幺灵活、嗅觉有多敏锐,可以感知到地面下一个小小的蚁窝,并花一个下午找出、会有护食的动作、会在猎得的动物尸体上打滚,让自己沾满战利品的气味等,都是过去没有机会观察到的。

【专访】从黑熊妈妈到野放班导 「妹仔」让黄美秀集民间之力护黑

过去人称黑熊妈妈,现在自称野训班班导,黄美秀表示,其实当年是因为不喜欢「台湾珍古德」这个名号,「怎幺好像女的生态学者,都要被叫台湾珍古德,研究鸟类的刘小如也被这样叫过。」当时面对记者想要有一个响亮的外号来称呼他,黄美秀想到了部落原住民因为他三不五时上山调查黑熊,而称他「熊妈妈」,但对他而言,这并非是自称或是喜欢的代号。

在照料南安小熊的过程,面对这个「难搞的屁熊」,黄美秀以「班导」自称。在书中,「或许我从未了解台湾黑熊也不一定」黄美秀写下这幺一句话,毕生心血花在黑熊身上,怎幺可能不了解呢?黄美秀表示,这是出于谦卑与反省的科学态度,人类有太多的自以为是,但相遇小熊,带给他许多惊讶与惊喜。

黑熊往往让人类觉得是庞然巨兽,但从观察妹仔的细微生活点滴,黄美秀有不少省思与感叹,像是妹仔爱吃的龙葵种子,牠可以一颗一颗的慢慢摘着吃,而且只吃熟透已呈黑紫色的果实,留下还是青色等成熟再吃。「如果断掌,黑熊就不能做这样的事情了」。而妹仔不但会爬树,更在树丛间跳跃穿越,显见黑熊失去了手掌就无法灵活生活。

传统规範式微、黑市买卖 非法狩猎是黑熊头号杀手

黄美秀直言,「非法狩猎」正是台湾黑熊目前面临最大的危机,相对来说,人熊冲突还算能有配套,例如游客聚集的几个热点,管理单位有对策,向山友推广「无痕山林」理念,以免人类的足迹影响黑熊生活,但非法狩猎、山猪吊等陷阱却绝对是头号杀手。

【专访】从黑熊妈妈到野放班导 「妹仔」让黄美秀集民间之力护黑

虽然政府、学界与原住民团体对于「不要让黑熊灭绝」是有共识的,但该怎幺做,却讨论多年没有结果。黄美秀感叹,原民文化并没有狩猎黑熊的传统,「黑熊是山林的灵魂」更有布农族的耆老说,「山里没熊会怪怪的,山鹿会很孤单,森林就会没有灵魂。」

但由于原民文化传统的式微、还有至今仍未停止的黑市买卖,都造成了非法狩猎黑熊的现象仍在。而钢索绳製作的陷阱「山猪吊」,其製作简单,甚至网路上都有在卖,目前对黑熊带来很大的威胁,虽然放陷阱者的目标并非黑熊,但黑熊却因此断掌,甚至若发现的晚就造成死亡。

黄美秀强调,当然目前已有许多原民部落经过沟通与部落自己的共识,有意愿保护黑熊,并有自发定期巡山等行动,例如之前抢救的断掌黑熊,正是原民部落通报协会的,之前花了很多的时间取得互信。

政府经费少又繁 黑熊协会展开民间募资计画

这次小熊野放计画,主要经费来自民间募资,450 多万的经费,来自 2400 多位民众,黄美秀更表示,未来黑熊协会要启动街头劝募计画,以民间之力推动黑熊保育。

黄美秀表示,由于跟官方拿钱有时效、繁琐程序等问题,因此选择为小熊野放计画向公众发动募资。再者,过去 30 年来,黑熊保育的经费,各部会林林总总加起来,平均每年就只有 200 万,这还包括研讨会等大小活动的经费,但一个人造卫星发报器可能就要 30 几万元,实在很难提供太大帮助。

黄美秀表示,过去林务局局长林华庆向他说「黄老师,有什幺需要请提出来,我们尽量帮忙。」但黄美秀反问,应该是政府带头提出保育政策与目标,例如黑熊数量要增加到多少,想要知道黑熊的那些资讯等,然后生态学者从专业来帮忙、来展开研究调查才是。政府才应该要是领头羊,而不是让学者费力争取,却最后讨价还价似的给个百万出头的短期研究案,这并非长久之计。

【专访】从黑熊妈妈到野放班导 「妹仔」让黄美秀集民间之力护黑

再者,台湾每年用在保育的经费,合计就是只有 1 亿,其中又有几千万已固定分配在保育中心上,黄美秀坦言黑熊已是明星物种,要再多争取政府经费,就会排挤其他生物的经费,因此他认为「能不要拿就不要拿」。

这两个理由,都指向台湾黑熊的保育应该由民间为主力,黄美秀认为,趁着妹仔唤醒台湾人爱熊的心,台湾黑熊协会目标成为台湾的 WWF,要从黑熊保育带动生态保育。目前的计画是每年募集 4 千万,以进行黑熊生态研究、山林巡守、拆除陷阱、教育推广等多方面下手。

黄美秀表示,很多人想知道台湾的山林少了黑熊会怎幺样?这个食物链的顶级消费者不保,会等于生态环境面临什幺严重后果吗?黄美秀回顾过去的教育推广,也的确一再民众提醒「熊好,山林才会好」的概念。

「少了云豹以后,对你有什幺差别呢?」他如此反问记者,除了心情觉得遗憾,似乎也难证明山林因此有明显的什幺改变。

黄美秀表示,也许生态系在少了一种重要物种后,还是有办法达成另一种平衡,这也许还需要更多的调查,才能有科学证据,但悲观的看,在这个证据能明确到让人有感时,恐将已经是覆水难收的局面了。

【专访】从黑熊妈妈到野放班导 「妹仔」让黄美秀集民间之力护黑小熊回家:南安小熊教我们的事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