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O趣生活 >心疼父亲身繫牢房‧已原谅父亲陈慧琳盼重聚 >
发表于2020-07-09
312次已读

心疼父亲身繫牢房‧已原谅父亲陈慧琳盼重聚

心疼父亲身繫牢房‧已原谅父亲陈慧琳盼重聚(槟城27日讯)虽然遭父亲误泼镪水而毁容,不过血浓于水,陈慧琳心中早已原谅了父亲陈德寿。她希望父亲能够坚强的在牢房里生活下去,因为她期待父女重聚天伦的那一刻。她说,她知道,牢房里的日子肯定不好过,但是她希望父亲可以坚强的撑下去,因为还有等着要和他一同过生活的女儿。陈慧琳说,在事发后,她曾经一度想不开,心里不断责怪父亲为甚幺要这样对待她。明知道她当时就睡在母亲身边,但是还是这样不小心让镪水溅泼到她,以致毁了她的一生。“当时我一直不明白,他为甚幺要这样对待我。不过,我没有问他,因为我不想再提起这段伤心的往事,而让他感到愧疚及自责。”她表示,时间是忘记仇恨最好的良药,一年过去了,对于整个事件,她也看开了,不再怨恨父亲。她说,她曾经探访在牢里的父亲,看到父亲削瘦了许多,心中感到非常难受。探访回家的途中,她心里十分想念父亲。时间是忘记仇恨良药“一想到他在监狱也过得不好,我的心就很痛,希望他能好好的活下去、坚强的活下去,将来有机会,我们再一起过生活。”“一切都埋葬了。现在我也不会再去看回以前的照片,所有旧家的东西都封尘起来,我亦不想要勾起这段伤心往事,让自己不开心。”“我都将以前的东西收在一个箱子里,放在高处。我相信事情会丢淡.....我也没有勇气再去翻动这些东西。”经一事长一智‧学会乐观做人生活中发生巨大的变化后,性格通常也会有所改变。以前的性格比较为悲观,经一事长一智,陈慧琳说,在发生这场骤变后,她现在是儘量往好方面去想。“现在,当我面对每一件事时,我都不会去想甚幺了。要发生的就让它发生,事情发生了,就接受吧。现在的我很知足。”“我变得会享受每一天,因为今日不知明日事。”虽然事情已过了一年,但是一直到现在,对于别人的指指点点陈慧琳坦言,她还是会介意。“逛街对我来说并不是甚幺大问题,因为只要一出门我便会穿口罩及戴墨镜;但是我会儘量少在外面进食,要是再没有办法的情况下,我会选择在角落,或人流较少的角落,因为我不想在别人还没有心理準备时,吓到他们。”哥哥学会重新接受父亲陈慧琳说,在过去的一年,兄妹两都儘量不提起有关父亲的话题。但事情总会丢淡的,经过这幺久时间,两人的话题不再那幺拘谨,有时忆起谈起父亲,也不会这样尴尬。“每次谈起父亲时,哥哥都只是淡然的回应,并不会像以前那般激动了,我相信他已经慢慢接受这个事实,也重新接受了父亲。”悲剧发生后,陈慧琳就住进舅舅在发林的住家。现在的生活中及生命中,除了在牢房受服刑的父亲,舅舅就是陈慧琳的生活及精神上的支柱。要是妈妈还在‧可以倾诉心事本月22日是母亲的忌日,陈慧琳如常的灵前拜祭让她魂牵梦萦的母亲。陈慧琳说,母亲离开后,她在生活上若面对问题时,就失去诉说的对象。虽然哥哥及舅舅非常疼爱她,也常抽空陪她聊天,希望可以帮助她减少心中的烦恼,但是还是有许多事情是无法和男生倾诉。“现在在面对女生方面的问题时,我只好和朋友分享,再也没有机会像以前那样,和母亲一起共枕入眠,一起诉说生活中的点滴与烦恼。”考完试后面对一连串手术在应考大马教育文凭考试后,陈慧琳将面对一连串的手术,包括脸部植皮手术,虽然该手术将会让她回复容貌,但是她却非常害怕躺在手术床上冷冰的感觉。每次手术除了带来了皮肉之苦,医院里毫无生气,苍白没有色彩的墙壁的冷漠,更是沁入骨子里。“医生一直不愿透露我将会面对甚幺样的手术,也不告诉我将进行几个手术。他只叫我放心的去考试,手术的事情等考完过后再说,我想他是因为顾虑到我的心情,才会隐瞒实际的情况。”“其实我非常佩服自己,面对了5次大手术,4次小手术。但是知道又要动手术时,心情还是会难免感到害怕。”她说,医生表示右眼要复原的机会已经非常的低,但是她还是会抱着一丝希望,只要有机会便会尝试,希望有朝一日能够重见光明。盼与哥哥一样考进大学2週前从校长手上接领过毕业证书,目前全力为SPM考试拼搏。自强不息的陈慧琳,凭着坚强的毅力修完6年的中学课程,并在大马教育文凭考试中报考10个科目,她希望能和哥哥一样,顺利考进本地大学。“虽然获得“毕业班全级学科优异奖”和“杰出学科奖励金”,但是我只是觉得这些只是我幸运得来的,我将会全力以赴的面对大马教育文凭考试。”她说,经过一段时间在医院治疗后,回到熟悉的校园,是桃花依旧;校方也特别安排她到原来的班上上课,课室的位置也没有改变,只不过她停了一年,同班同学在去年都已经毕业了。变得沉默寡言“在班上,我变得较沉默寡言,因为可以一起“疯”的朋友都不在了,而且话题也不同,所以现在我在学校的朋友不多。”她说,在学校走动的时候,大家看到她时都会闪避、让路,也会忍不住多看她一眼。“希望大家在面对我时,可以当我是个普通人,可以不当一回事,或者是直接当我是透明,不需要特别小心翼翼的对我。”她表示,虽然朋友“热情”的礼让,但是还是不想离开学校,因为目前学校是让她有安全感的地方。“要是去到一个全新的地方,大家对我的事都不知情的地方,相信我又要重新调试心情。”‧2010.10.27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关文章